您好,欢迎访问ag亚游vip线路|首页!热烈祝贺中国翡翠泰斗莫太教授担任我校名誉校长 热烈祝贺15级学员刘彩萍天津珠宝旗舰店开业精雕快讯: 精雕培训 | 精雕教程 | 精雕论坛 |
?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联系我们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 0692-4660661

邮编:678600

邮箱:1571382654@qq.com

地址:云南省瑞丽市姐告边境贸易区国门大道76号

首页 > 珠宝资讯 > 瑞丽风情 >

中缅边境界碑串起来的故事

“一口水井两国饮,一条田埂分两国。”这是素有“一寨两国”之称的云南省瑞丽市边境线上20余个村寨的真实写照。

对外开放给边境地区发展带来了难得的机遇,同时也给边防管理带来了许多新问题。近日,记者沿着美丽的瑞丽江踏访,欣喜地看到了边民们在国门边展示出的时代风采。

老母鸡去境外下了蛋,他们也不会随便过境去捡

?

53、54号界碑旁的小拥畔村村民抬腿便可出国。该村26户村民家门口一条便道的对面就是缅甸的曼吞村。

记者随弄岛镇武装部长罗元亮信步走到村民尚吞亮家,只见他和妻子沙铮正在院坝里逗3岁的儿子玩皮球。不想,儿子才一用力,皮球就飞“出国”了。小家伙摇摇晃晃走到路边,就在要抬腿“出国”的当儿,被尚吞亮跑上去一把拉住。尚吞亮用傣语向正在对面烤烟地里干活的一个中年男子打了声招呼,皮球随即就被抛“回国”。尚吞亮刚要向对方道谢,他的妻子又招呼起对方来。原来,他家的鸡跑到对面的一个草堆里下蛋了。这名男子又把他家的鸡蛋递过来。罗部长风趣地说:“在这里,养家禽也离不开‘外交’。边民们国界观念都很强。老母鸡去境外下了蛋,他们也不会随便过境去捡。”

正在这时,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来到尚吞亮家门口。“到缅甸看看大伯、大妈!”见到罗部长,小伙子热情地打招呼。罗部长告诉记者,小伙子叫孟腊,是村民小组长。他大伯家就在对面约300米的一棵大青树旁。记者看到一对老年夫妇正在门口纳凉。“我走国门一个小时后到你们那儿!”孟腊怕大伯、大妈等急了,冲着对面用傣语喊了一声。看到记者探询的眼神,他笑着说:“国门离这儿约有4公里,要是不走国门,抬腿就过去了。过去图省事,我们走亲戚很少走国门。现在大家都办了《边境管理证》。”

记者走访边境管理部门得知:全市20余个“一寨两国”的村民60%以上有亲戚住在沟连沟、埂连埂的缅甸邻村。近年来大家走亲戚宁绕道走国门也不走近道。非法出境人员已降到历史最低点。

“亲戚路”越走越亲

?

“这就是‘亲戚路’!”在68号界碑旁,姐相乡武装干事段玉明指着一条宽约两米、十分平坦的边境通道告诉我们。我国的小广弄村与缅甸的弄派村紧紧相连,世代同走这条路。近年来双方来往日趋频繁,这条路上车来车往越来越热闹。开始见到对方边民跑运输把路基压坏了,我方边民便主动修复。可不久路又被压坏了,于是双方由磕磕碰碰发展到3年前一度互不往来。后来,小广弄村的党团员和民兵带头义务投工把路修好,并在路口打出了“欢迎缅甸朋友来走”的横幅。此举感动了对方边民。弄派村的负责人散勐广专程赶来致谢。双方边民变互相指责为主动承担维修责任。现在,路坏了双方都抢着修。去年,这条路两次遭洪水袭击。水刚退,两国边民就赶来挥镐抡铲。这条路从此成了联结两国人民友谊的纽带。边民都亲切地称它为“亲戚路”。

记者站在“亲戚路”我方一侧,看到这条不到两公里长的路上,挂着中缅两国牌照的摩托车、拖拉机川流不息,两国边民不时相互问候。

记者在采访中看到,像小广弄村这样一条“亲戚路”越走越亲的事几乎每个村都能数出几桩,“亲戚井”、“亲戚沟”、“亲戚池”随处可见。

田埂上走来“西瓜兄弟”

?

“写写‘西瓜兄弟’!”采访中,许多人向记者讲起岩吞、岩润给邻国边民传授西瓜种植技术的故事。

在71号界碑旁的一块西瓜地里,记者见到了这两个小伙子。两人并非亲兄弟,由于是邻居,相处亲密,几年前又同时靠种西瓜致了富,边民便称他俩为“西瓜兄弟”。

说起传授西瓜种植技术的事,两人显得很激动。岩吞说:“第一年种瓜我俩赚了三四万元。第二年全村跟着我们学,不少人家致了富。邻国村寨的边民纷纷来‘取经’。中缅边民一家亲,帮他们致富理应当。于是,我俩就开始教他们如何种好瓜。”“一开始有的人还对我们有些不放心呢。”岩润接上了岩吞的话茬,“他们怕我们传授的办法不灵。我首先向紧邻我家西瓜地的依兰岛家传授。我与他拉了‘勾手’(当地一种契约方式),向他承诺,如他的地不结西瓜我负责赔偿。”

正说着,一个中年男子在对面西瓜地里招呼岩润。原来,这人正是依兰岛,要向岩润请教西瓜病虫害防治技术。当得知我们来意后,他激动地告诉我们:“他们不仅向我们推广地膜种植技术,还帮我们引进了‘新澄’、‘红宝玉’等新品种,瓜苗长大后又指导我们打杈、压枝……当年,我家西瓜亩产增长4倍,增收50万元缅币(相当人民币一万元)。岩吞、岩润使我们看到了中国老大哥的宽广胸怀……”

“老马对面(缅语:再见)!”与“西瓜兄弟”握别时,十几个缅甸边民站在自家地里争先恐后招呼我们,并冲着岩吞、岩润一个劲地竖大拇指。“老马对面!”记者也向他们挥手告别。伴着习习晚风,西瓜的清香不禁扑鼻而来,耳边仿佛响起了陈毅元帅1957年在这里挥毫写下的动人诗句:“我住江之头,君住江之尾。彼此情无限,同饮一江水。”

?

缅甸一寨两国